團隊成員

  • 師資介紹

  • /
  • 團隊成員

吳文豹 教授 教育總監

前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中醫學院教授、前香港浸會大學中醫學院導師、在香港發揚中醫推拿第一人。從事中醫骨傷科推拿醫學臨床和教學50年之久,為香港大學中醫學院中醫骨傷、推拿課程創辦人。香港吳文豹中醫推拿學院教育總監。香港推拿學會永遠名譽會長。香港特別行政區註冊中醫師。在港編寫中醫骨傷、中醫推拿學教材和全國教材,並著有《人體軟組織損傷》、《中醫養生保健學》、《中醫推拿手法心悟》等著作十余冊,創立「人體軟組織損傷推拿學說流派」「壓痛點推拿療法」創始人,在國內發表學術論文40余篇。

吳教授簡介可參考:http://www.rzzjk.com/healthy-show.asp?ID=1033

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119766767

========================================================================

吳文豹教授的滿腔憂心與一點期望

中華醫藥是中華文明的瑰寶,中醫推拿醫學則是中華醫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翻開歷史畫卷,中華醫學源遠流長,它在春秋秦漢中華文化繁盛時期奠基,於西晉隋唐的紛亂動蕩中成長到宋元時期獲得突破性飛躍,在明清時期達到高峰,而中醫推拿醫學又是中華醫學中最早最古老

的一種醫學,在甲骨文中已有它的記載。在推拿醫術中無不閃耀著東方文化的璀璨光輝,它遺留著中華文化的烙印,它蘊含著中華醫學的基因。它起源恒古、神奇、歷代相傳、流傳至今,它的療效有目共睹,在防病治病、養生保健中發揮了重大作用、作出了卓越貢獻、並成為中華優秀文化的寶貴財富中的一部份。推拿醫學歷史悠久

殷朝代是我國歷史上第一個有文字可考的朝代,其將文字刻在龜甲獸骨上而得以傳世,通稱甲骨文。而在甲骨卜辭中多次出現有關推拿手法的象形文字。在1973年,湖南長沙馬王堆出土漢墓中的《五十二病方》是我國現存最早的醫學著作,都記有用推拿醫術治病的內容。我國歷史上的偉大著作《史記.扁鵲倉公列傳》中也記有推拿治病的內容。中醫理論巨著《黃帝內經》.《黃帝岐伯按摩》中大量記載中醫推拿醫學學說。為我國推拿醫學體系奠定了基礎,也標誌著在漢代以前推拿醫學體系的建立。我國古代許多名醫,如神醫扁鵲、華佗都是推拿醫術的行家裡手和積極的倡導者。從兩晉南北朝以後推拿療法在醫療中廣泛應用。到隋唐時期,在皇家的太醫署設有推拿科為宮廷服務並開展了推拿醫學教學工作。從此以後中醫推拿醫學隨和著中國文化的長流,在歷史的長河中跌宕起伏,從民間到宮廷、從宮廷到民間,流傳至今,深受廣大民眾歡迎,成為中華醫學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從醫學層面上體現了中華文化。它與中華文化融為一體,成為中華優秀文化的寶貴財產。它的治療的療效、它的強身保健的作用、它的具有強力民族特色的手法功力、獨特的理論都受到國內外人士的讚賞和認同。德國有一位哲學家叫歌德說過:“越是民族的,便越是世界的”。所以說,我們上對著推拿醫學厚重的歷史,下對著流傳至今的豐富的醫學內容。我們沒有理由不去學習它、不去研究它,而應該使這門在醫學領域內反映出中華文化特色的傳統療法能得到繼承和發揚。

近代和現狀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首先在上海,推拿教學進入了大學殿堂,開展了正規的中醫推拿醫學高等教學,為國家培養了一批推拿醫學專門人才,繼後,這些在上海畢業、進修的學生,在全國各大醫院、各省巿中醫學院傳授中醫推拿,在高教層面上展開推拿醫學的教學和臨床工作,為祖國的推拿醫學發展,作出了很大的貢獻。至今,這些五、六十年代,甚至七十年代的推拿專業人士,都已年過花甲、退休離職,其中不少已逝離人間。而近十多年來,推拿醫學雖然在許多醫院裡、中醫醫院中還有一席之地,在各大中醫學院、中醫大學還有針推系的存在,但推拿醫學的內容和本質內涵已經嚴重消失。

比如講,在教學中未見突出推拿醫學本質內容手法的內涵教學,有些學校甚至連手法外形規範化的動作都達不到要求,更無法談手法內涵的功力。手法變成既無外表、又無內在,失去了中華推拿手法的特色與本質,已蛻變成和外國手技療法中的手法沒有甚麼區別。這種蛻變、這種“與國際接軌”對中醫推拿手法來講,造成很大的殺傷力,使中醫推拿手法完全失去了它的內涵精髓。目前推拿教學表面上有很大提升,推拿已有碩士生、博士生,但是手法一操作、一動手,許多人就變成了“小學生”、“中學生”、出現“高學歷、低技能”的現象。形成這種現象,以我所見,主要是師資出了問題,因為許多地方的推拿任教導師本身就是對手法內涵掌握“一知半解”,甚至非推拿專業出身。我有一些學生,報讀某中醫學院推拿碩士生,但任教老師即為針灸導師兼任,這使人費解。這好比,你去學“功夫”,但教你的是位不懂功夫的老師,哪你怎麼會學到真功夫?此外,在推拿醫學的臨床中,推拿療法診治病種範圍逐漸縮小,推拿療法變成了“骨傷科推拿療法”。現在,一般人都認為推拿療法主要是醫治頸椎病、腰痛、坐骨神經痛、腰椎間盤突出症、肩周炎、關節扭傷等運動系統疾患。當然,推拿對這類病症有著很好的療效。但大家要知道,推拿是一種療法,它與針灸療法一樣,它可以治療許多跨科目、跨系統的疾病;除骨傷科疾病外,比如內科疾患、胃腸疾病、失眠、頭痛、腹瀉、便秘、婦科病症、痛經、月經不調;小兒科疾病、發燒、腹瀉、便秘、消化不良、夜啼等,推拿療法都有良好的效果。何奈!隨著時間的推延,可掌握、並精於內科類疾病治療的推拿專家,已越來越少,所以在醫院中推拿在治療內科等病症正在迅速萎縮。有些地方的醫院已經沒有這類病種的門診。上述是推拿醫學教學和醫療領域內的概況。另外,在中醫醫療系統之外,推拿療法近年來,在許多地方被濫用、名稱亦被盜用。隨著改革開放的大潮流,許多地方為了謀取利益賺錢,形形色色的假中醫,把推拿包裝成商品,以保健為名,開設了許多“推拿店”、“按摩店”,形式五花八門,充斥巿場。從上至各類賓館、下至各種理髮店,這些假“中醫推拿”,打著中醫推拿的招牌,從業者因沒有經過正規醫學推拿專業訓練,以至機理不明、手法低劣、事故頻起、害人不淺,嚴重地敗壞了中醫推拿醫學的名聲。所以說,當前的中醫推拿醫學正處在“內外交困”、“腹背受敵”的處境。在內,推拿醫學表面繁榮,推拿學已有碩士、博士生,而實際上是“名存實亡”。教學上正在逐漸失去它的特點、主體、本質的內涵。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健康報》發表了祁芳的文章《名老中醫的憂思》,其中著名中醫張燦岬教授講出了“亡中醫者,中醫也,非西醫也。”的警世論斷,振聾發饋。這難道不是中醫推拿今後的寫照嗎?。在外,受到假中醫推拿的夾攻、推拿名詞被盜用、內容被嫖竊、張冠李戴、移花接木,成為謀財工具。

面對目前推拿醫學現狀,本人一解教師、力量有限、未有扭轉乾坤之勢,只能隅於彈丸之地,偈盡全力,創立教育基地,只能做到“力所能及”,堅持傳授正宗推拿,保持精髓內涵,還原推拿醫術原本面目、傳承推拿內在機理、強調突出手法教育、保留承傳傳統手法訓練最要、解剖醫理基礎。思求經旨,演其所知、先傳承、後繼承、再發揚。替中醫推拿醫學能保留一條“正宗”的中華推拿醫術的“血脈”,使它不要在我們手中失傳。

縱觀推拿醫術,幾千年來自強不息,影響和造就了中華醫學,成為中醫學博大精深的一部份,它療效奇特、技巧獨特、而且具有強力的中華民族的特色和特有的教學模式。“千載道統、天下誰御?”面對這麼一個歷史悠久的中華療法,難道我們能讓它在我們面前逐漸消失或名存實亡嗎?所以我有一個期望,希望它能保留精髓,繼承傳統、使它能完整保留下來,並對它展開學習、深入研究,用“繼承不泥古、創新不離宗”的原則,來繼承發揚中醫推拿醫術,為祖國保留一種中華療法,為人類健康多保留一種療法。

以上為我的滿腔憂心、一點看法、一點期望。

時任香港大學中醫學院副教授: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學院推拿課程導師:

香港吳文豹推拿教育研究學院教學總監:

吳文豹

二零一零元月於香港